木山而南

唉,一时的心软即是对自己的残忍,后果自负。

小学的时候,舍友是玩伴;
初中的时候,舍友是勾心斗角;
高中的时候,舍友是竞争对手;
大学的时候,舍友是交心朋友;
再大一点儿,只求舍友同自己空调一致。

饿不到肚子之后,没什么比热得睡不着着紧。人类就是这么基本。

人类区别于其他生命,是因为思想,有了思想就有了各种情感,有了情感就有了所谓的生命意义,但说到底,我们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呢?是那一位兴致盎然的一场戏的角色,还是那一位引以为傲的实验室的样本?我宁愿是实验品,最起码无关对错,都是有效的实验数据,对么?